搜索
>
>
>
寻找世界军人共同的语言——法德意等国军队备战世界军人运动会见闻

湖北省人民防空工程协会

 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道
          洪山侧路8-2号二楼
电话:18871887019(李桂生秘书长)
          18871887018(李珊)
          18871887020(赵慧翎)  
邮箱:
3031088622@qq.com

 

搜索

湖北省人民防空工程协会版权所有          鄂ICP备14020841号        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武汉

新闻中心

寻找世界军人共同的语言——法德意等国军队备战世界军人运动会见闻

文章来源:
中国军网
发布时间:
2019/07/08
浏览量
 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向我们走来之际,记者有机会行走在欧洲,采访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等国参赛运动队伍的备战情况。
  
  10余天的采访,虽然是走马观花,但依然有不少鲜活的“内幕”撞入眼帘。探知外军选手的备战情况,当然是记者的首要任务。但光看热闹肯定远远不够,努力去观察外军发展军事体育的“门道”,才是记者此次欧洲之行的真正目的。
  
  请关注今日《解放军报》的报道——
  寻找世界军人共同的语言——法德意等国军队备战世界军人运动会见闻
  
  ■解放军报记者范江怀
    法军官兵在国防体育中心教练的指导下进行格斗训练。解放军报记者范江怀摄
  
  意军射击队的队员向记者展示自己的射击技能。解放军报记者范江怀摄
  
 德军跆拳道队在进行实战对抗训练。解放军报记者范江怀摄
 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向我们走来之际,记者有机会行走在欧洲,采访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等国参赛运动队伍的备战情况。
  
  10余天的采访,虽然是走马观花,但依然有不少鲜活的“内幕”撞入眼帘。探知外军选手的备战情况,当然是记者的首要任务。但光看热闹肯定远远不够,努力去观察外军发展军事体育的“门道”,才是记者此次欧洲之行的真正目的。
  
  融合:无缝链接
  
  没去过欧洲的人,或许听说过“枫丹白露”。这是一个地名,法文词意为“美丽的泉水”,朱自清把它译为“枫丹白露”。这个诗意化的译名,人称神来之笔。这个法国巴黎郊区的小镇,确实是一个美丽的地方。在一片森林的中心位置,建有法国历代王朝君主的城堡和宫殿,现在的枫丹白露宫已经成为旅游者竞相打卡的胜地。
  
  很难想象,法军的国防体育中心就建在枫丹白露的中心位置,离枫丹白露宫只有几分钟的车程。在如此寸土寸金的美丽之地,建设国防体育中心,法军对体育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。
  
  格布赫上校是国防体育中心的负责人之一,也是参加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法国代表团团长。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以前法军的体育训练分布在法国的3个地方,10多年前开始把3处的训练资源集中起来,在枫丹白露集中建设。现在,体育训练中心建有田径场、训练馆、游泳池、足球场等体育设施,可以满足20多个不同项目的运动队训练需求。
  
  与法军类似,意军也拥有自己的体育训练中心。意军的陆军奥林匹克体育中心,各种训练场馆和运动设施一应俱全,非常完备和现代,显示着国家和军队层面舍得对军事体育的投入。
  
  在法军和意军的体育训练中心,有一个共同点:中心除了供军队所属运动队和部队官兵训练外,所有的场馆都对平民开放。在法国的国防体育中心和意大利的陆军奥林匹克体育中心,记者都见到了大批中小学生来到中心场馆,尽享运动的快乐。
  
  格布赫上校告诉记者,他们的体育训练中心肩负着3项任务:供专业的运动队训练;为基层部队培养体育教练员;向平民开放。
  
  法军国防体育中心的攀岩馆建得相当现代。馆长向记者介绍说,法国的国家攀岩队就在这里训练。不仅如此,这个馆还向平民开放。你只要花上60欧元,就可以办个月卡,天天来这里玩攀岩,平均每天花费不到2欧元(约合16元人民币)。
  
  德国的做法与法国和意大利有点不同。如果说法意两国是“军转民”的思路和实践,那么德国就是“民参军”的做法,彰显了寓军于民的理念。
  
  记者获准到位于纽伦堡的跆拳道馆,采访在那里训练的德军跆拳道队。接待我们的是施彼林少校。他实际上是军事五项队的领队,并兼任巴伐利亚州军事体育团队的新闻官。
  
  施彼林少校告诉记者,德国国防军没有自己专属的体育训练场馆,所属运动队的训练场馆都是当地政府提供的。在巴伐利亚州一共有4个军队所属运动队,分布在不同的城市,全在政府提供的比赛训练场馆训练。纽伦堡的跆拳道训练馆,设施齐全,训练硬件好,德军跆拳道队只要按预定的时间来训练即可。诸如场馆的管理等一切日常工作,都不用他们操心。
  
  不论是德军,还是法军和意军,在训练场馆等资源的配置上,都做到了军民体育训练资源的深度融合,实现了训练资源利用效率的最大化。
  
  在他们看来,军队的利益就是国家的利益,军队的荣誉就是国家的荣誉。在荣誉和利益面前,各级政府或者说相关的政策法规都是以国家和军队为重。正因秉持这一理念,他们所属运动队考虑的不是“在哪里练”、更多的是“如何练”的问题。
  
  初心:毋需提醒
  
  意军射击队教练西尔维雅是一位女士官,热情开朗,看上去30多岁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入伍已15年了,2年前才来到意军射击队,担任教练并负责射击队的日常管理工作。
  
  已过而立之年,又有这么长的军龄,西尔维雅干起工作来照样充满激情。
  
  实际上,记者欧洲之行一路走来,发现要参赛的欧洲军团中,大部分运动员和教练员都是士官,这其中包括一些获得世界冠军的运动员。
  
  或许在他们看来,军人就是一种职业,即使是一个优秀的运动员也是如此。他们的仕途之路并不是记者关注的,所关注的是教练员或者运动员的日常工作和训练情况。西尔维雅介绍说,他们的射击队有两项任务:一个是进行专业训练参加比赛,另外一个就是下部队指导官兵进行射击训练。
  
  西尔维雅的说法在法军格布赫上校那里也得到了印证。他说,法军的一些运动队,如果有比赛任务,主要精力就投入到训练比赛中;如果没有的话,就像普通官兵一样,要参加部队的训练执勤,甚至执行一些海外任务。
  
  记者在法军的国防体育中心采访时,扑了一个“空”:没有见到要到武汉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的运动队,倒是见到了另外3支来自部队的“培训队”——心理行为训练培训队、防爆教练培训队和橄榄球教练培训队。
  
  令记者诧异的是,这些培训队与世界军人运动会没有一点儿关系,但中心非常投入。比如说,中心自己并没有橄榄球队,却保留着橄榄球的教练人员。面对记者的疑问,一位橄榄球教练这么对记者说,橄榄球是一项对抗非常激烈的体育运动,也是在欧洲军队中开展非常广泛的一项体育活动,对培养军人的勇敢、团结、拼搏精神非常有帮助。
  
  总而言之,只要是部队需要的,对提高部队战斗力有帮助的,体育训练中心就认真组织实施。这些经过体育训练中心培训的教练,回到部队后便能在军事训练中发挥“种子”的作用。
  
  记者在与外军运动队管理层的军官交流中,听到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——“军人天然就是运动员”。他们同时也向记者解释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:每名运动员当然也应该是一名合格的军人。只要入伍参军来到部队,不管你从事的是体育、医疗、文艺、教育等工作,你首先必须是一个合格的战士。概而言之,只要参军入伍,无论干什么工作,都得为军队建设服务,运动员当然也不能置身事外。
  
  体育从功能上划分,一般分为竞技体育和大众体育。我国由此也曾制定了两个计划:奥运争光计划和全民健身计划。
  
  军事体育也兼顾着这两个计划:一方面是强身健体为打赢,另一方面就是在体育赛场上争金夺银为军旗增辉。
  
  法国陆军参谋长弗朗索瓦将军曾这样赞扬法军体育军团:“军事世界与体育世界的融合,造就了冠军团队的成功。这是这个特殊团队的王牌所在,该冠军团队完美融合了两个价值如此相似的不同世界;集体和友情的力量是无法比拟且不可抗拒的,可以战胜所有困难,也正是这种力量使我们的军队得到效率上的提高和灵魂上的升华……”
  
  10余天的采访,法德意等国的体育运动实践告诉我们,不管是体育中心也好,还是体育运动队也罢,为提高部队战斗力服务,有两个维度:对内,直接为提高部队训练水平服务,打造的是部队的硬实力;对外,在比赛交流中树立军队文明、和平、友谊的良好形象,打造的是军队的软实力。
  
  荣誉:不二选择
  
  博季诺中校是国际军体前主席高拉将军的办公室主任,现在是意军体育团队的负责人之一,也兼任着国际军体的执委、运动计划委员会主任,可以说是一位老体育工作者。在与记者聊到如何激励运动员创造优异成绩时,他毫不讳言:“物质奖励是运动员创造好成绩的重要动因。”
  
  不过,博季诺中校也不否认荣誉在竞技体育中的关键作用。所以,意军在注重物质奖励的同时,日常也特别注重塑造运动员和教练员“永远争第一”的荣誉意识和团队意识。
  
  走进意军射击队的训练馆,最醒目的地方是冠军奖杯的陈列柜。而在比赛中登上领奖台的运动员,照片则要印在海报上,张贴在训练馆的墙壁上。很有战斗性的LOGO,不仅绣在运动服上、印在海报等各种印刷品上,也刷在墙上。
  
  62公斤级的跆拳道运动员克里斯蒂娜,在国际大赛上赢得不少冠军头衔,对参加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也信心满满,不巧的是在赛前的训练中右手不慎受伤。正在医疗室里接受治疗的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
  
  尽管伤得不轻,但这位坚强的意大利姑娘依然表示要积极配合医生治疗,每天坚持基础训练,争取早日重返赛场。她特别珍惜代表国家参加大赛的机会,要在武汉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上,把自己竞技水平调整到最佳状态,争取为意大利代表团赢得新的荣誉。
  
  从克里斯蒂娜的身上,我们感受到了意军的荣誉教育可谓深入人心,已转化成运动员的现实行动。
  
  在法军的国防体育中心,荣誉教育的氛围尤其浓厚。走入室内训练馆采访,首先进入记者视野的,是挂在墙壁上的一幅硕大的黑白图片。图片上是一位正在比赛中奔跑的运动员。
  
  见记者凝视图片,格布赫上校很自豪地对记者说,这是下士米曼在1950年的一次马拉松比赛中勇夺冠军的情景。我们把他比赛的图片挂在这里,就是要号召我们的运动员像米曼一样,在比赛中勇争第一。
  
  不仅是在训练馆的墙壁上,在体育训练中心主干道的灯杆上,也能见到很多冠军的图片。看来,法军也很注重传统教育和荣誉意识的传承。
  
  在结束采访时,格布赫上校送给记者一本名为《胜利之师》的法军冠军名录。这本厚达143页的画册,收集了法军2014年至2018年在各种世界大赛中夺得奖牌的运动员简要战绩和图片,充分展现了这些运动员在比赛中的风采。法国陆军参谋长弗朗索瓦将军在这本画册的前言中说:“这本小册子能让读者知道,哪些运动员可以自豪地代表法国以及法国军队。”国际军体理事会主席艾尔西诺则在前言中写道:“希望法军运动员能在未来的世界大赛中为国争光添彩。”
  
  画册记录的118名冠军,在2014年至2018年之间举行的夏季奥运会、冬奥会和残奥会上,一共为法国赢得了77枚奖牌(31枚金牌)。这份可喜的成绩单,不仅向世人展示了法军运动员强劲的竞技实力,也给我们展示了法军运动员为祖国争光、为军旗增辉的精神追求。
  
  看完这本画册,记者除了肃然起敬外,还多了一个美好的期待:希望这样一个崇尚荣誉的运动团队,能在武汉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上创造新的佳绩!
  
  军人天然就是运动员——兼论军事体育人才培养交流的法、理、情
  
  ■解放军报记者范江怀
  
  竞技体育的竞争,实际上也是人才的竞争。体育苗子的选拔以及优秀运动员的培养和交流,对一支体育运动队来说,至关重要。像我国乒乓球、羽毛球、跳水、体操等一些竞技水平非常高的运动项目,都有一套比较成熟的选材、培养、交流等人才生长的机制和办法。军事体育也一样,有着自己的人才培养机理。
  
  先说法。欧洲一些国家军队的运动队,在人才培养上有着比较成熟的做法。概括地说,在选材上由于有法律法规的保障,使人才入口有了通畅性。和大多数国家一样,热爱体育、有着运动天赋的青少年一般都在俱乐部受训,一些与军队有着密切关系的俱乐部,也会及时把一些优秀苗子推荐给军队所属运动队。只要年满18岁达到符合法律规定的服役年龄,军队运动队就会把一些有培养前途且需要的运动员招募入伍。
  
  在法国采访时,格布赫上校介绍说,欧洲的一些军队运动队还有一些临时招募计划。军队运动队可以根据参赛的需要,与一些优秀运动员协商,临时招募他们到部队,代表军队运动队出国参赛。比赛结束后,临时招募的选手可以回到自己的地方俱乐部,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。不管是招募入伍,还是临时招募,都是依法依规进行的。
  
  2003年4月,法国国防部和体育部签署了一项框架协议,从法规层面确保了武装部队体育运动的高水平发展和提高。
  
  再说理。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运动员的培养和成长成材也符合这种机理。很多国家的军队运动队有着很强的实力。比如军事特色比较强的运动项目,如射击、跆拳道、拳击、柔道、现代五项、冬季两项、跳伞等等,运动水平就明显高于地方的俱乐部,一些军队的运动队实际上也就是国家队。良好训练氛围、高水平教练员队伍所构成的容易出优秀选手的平台,理所当然成为每个运动员的首选。
  
  练了15年跆拳道的选手瓦妮莎,2年前入伍成为德军跆拳道队的一名运动员。当记者问她为什么要加入德军跆拳道队时,她说,德军跆拳道队的队员多、训练氛围好、教练水平高,培养了很多令自己尊敬的选手。所以,她很乐意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来。
  
  意军的博季诺中校告诉记者,在意大利奥运军团中,军队选手占据了总人数的三分之一。法军的格布赫上校则说,法军选手差不多为法国奥运代表团贡献了30%的奥运奖牌,法军是法国高水平运动体系最大的支持者与贡献者。由此可见,这些国家的军队都拥有不少高水平的运动队,极富吸引力。
  
  最后说情。参军入伍,不仅是义务,也是一种荣耀。很多国家优秀的运动员都把代表军队参加世界大赛,视同代表国家队参赛一样,是一件无上荣耀的事情。
  
  在国际军体理事会总部,记者与巴西籍的国际军体残疾比赛负责人史密斯中校聊天时,谈到了球王贝利。他说,贝利17岁时就代表国家队参加了世界杯足球赛,并和队友一起捧得了冠军奖杯。第二年,18岁的贝利要当“青年人的榜样”,应征入伍参军,这成为一段佳话。也正是有如此经历,当第五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在巴西举行时,巴方特意请出贝利点燃了开幕式的圣火。
  
  史密斯中校很兴奋地说,巴西当红球星内马尔现在是预备役军人,只要我们召唤,他也会代表军方足球队参加国际军体理事会组织的足球赛。
  
  军队运动队为国家赢得了不少荣誉,为推动各国体育运动水平的提高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。军中运动队,理应得到优秀选手的青睐和向往,获得广大民众的支持。这成为各国普遍认同的人之常情。